逍遙遊

核心提示: 班宇以寫作無限逼近的所在,是俗世,是卑微者的心,是真情或假意的往來,是希望與絕望之間的困頓,是人生的熱烈、寒涼、沉重、輕盈、滑稽、苦澀熔於一爐之後的蓬勃世界,是試着和自己説話的温柔聲音。

逍遙遊

班宇 著 

內容簡介

《逍遙遊》是班宇繼《冬泳》之後的第二部小説集,收錄了七篇風格殊異、故事時間向度橫跨三十年的中短篇作品,呈現出更為開闊豐富的面貌。落魄的小説家、飼養螞蟻的男人、患病的女孩、追尋彗星的愛人、消失在時間裏的父親……他們身陷一片大霧之中,在搖搖欲墜的光芒裏,卻總想着笨拙起舞。這些故事浸潤着社會變遷中人們的陣痛與印記,書寫璀璨與暗淡、希望與絕望之間,我們真實的怯懦、渴望、困頓和掙扎。溺水者想要上岸透口氣,迷途者等待一個晴夜。暗夜不會永遠深不見底,因我們一旦選擇仰頭,便能看見星光隨行。

班宇以精湛的敍事深入日常生活的肌理,在混沌之中創造出沉靜的“飛昇時刻”,形成一種讓人耳目一新的敍述語調:如中國北方的自然環境一般,嚴苛、寒冷而富於詩意。一切凡俗與苦痛在他筆下變得澄澈如冰,開闊邃遠。我們也共同聽見了那些被歷史與日常掩藏的嗚咽,併為之停駐片刻。

編輯推薦

作品看點

★《冬泳》之後,班宇最新作品。收錄七篇風格殊異、深具探索性的中短篇小説,呈現出更為闊大的文學面貌:乾冷枯燥的風,空氣裏的土與塵,即逝的光,噴出的泉水,盪開的地火,不存在的文本,溺水者,迷途者……人物與故事相互嵌套,夢境與隱喻綿延不絕,一切遂變得模糊,如霧中風景。班宇像一位幽暗時代的倖存者,盜取火種、探尋原罪,穿梭於種種混沌難言的人生困境之間,並將之統統引爆,創造出一個個奇妙的神諭時刻。

★所有的化身與倒影,皆你我之名姓。落魄的小説家、飼養螞蟻的男人、患病的女孩、追尋彗星的愛人、消失在時間裏的父親……那些命運與生活裏的歷險者,棲身於雷鳴,涉水入雲,持着燭火夜行,照亮山海與風。同名小説《逍遙遊》列《收穫》文學排行榜短篇榜首,獲作家李陀長文讚譽:“他把一種十足曖昧的原生態生活原封不動地擺在我們眼前,《逍遙遊》讓我聯想到小津安二郎。”    

★為弱小者給予支持,為卑微者延續幻夢。在盛大的寒冷裏,如何保持尊嚴?被生活擊倒之後,還有什麼能點亮我們心中的微火?他們渺小、脆弱、幾不可聞,又磊落、堅韌、無處不在。那些大時代中艱難掙扎過的印記,那些不可違背的誓言,那些讓人恍然出神的魔幻時刻。《逍遙遊》所呈現的,是每一個人在俗世生活中的自由渴望,是盛景過後我們的生活正緩緩顯露的真實樣貌。

★在混沌的日常中創造“逃逸空間”,以魔幻的方式呈現不可言説的現實。北方不是過去,而是未來。七篇小説如同時間晶體,折射出豐富面向,充滿先鋒意味與實驗精神。以虛構抵達真實,並在兩者之間保持着精妙的平衡。在生活巨大的轟鳴聲中,我們經由他的小説列車逃逸到另一時空,那裏有遙遠的暮星,失敗的鬱綠,也有明亮的温柔與落寞,人在山林裏穿行,擁抱四季,經過河流,只要我們仰頭,便能看見星光隨行。

名人推薦

這樣的成就,讓我想起了《繁花》;金宇澄和班宇,一南一北,一老一少,作品更是一大一小,似乎不好比,但是在探索新文學語言的努力上,兩個人或可以比肩,他們的寫作,都是文學正在變化的重要徵兆。

——李陀(作家、批評家) 

《逍遙遊》作者班宇就像是從巨大的崩潰中倖存折返的人,他掌握着滿手的細節,慢慢陳列一些,又藏起更多。一段翻滾着塵世悲歡的窮遊,既看山河風景,也探幽微人心。

——《收穫》編輯部

班宇以寫作無限逼近的所在,是俗世,是卑微者的心,是真情或假意的往來,是希望與絕望之間的困頓,是人生的熱烈、寒涼、沉重、輕盈、滑稽、苦澀熔於一爐之後的蓬勃世界,是試着和自己説話的温柔聲音。

——華語文學傳媒盛典年度最具潛力新人授獎辭

來源:理想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