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 中企為芯片獨立而戰

美國《哈特福德新聞報》1月3日文章,原題:中企為芯片獨立自主付出資金和浪費,全文如下:

電腦芯片是中國工廠生產電子產品的靈魂,但大多在海外設計製造。如今中國政府正向能幫助改變這種現狀的人提供大量資金。於是,40歲的劉峯峯(音)去年從富士康辭職。他發現一個有利可圖的市場——(生產)用於芯片產品的高端薄膜與黏合劑,並迅速籌集到500萬美元。如今,其初創企業已有36名員工,並計劃明年開始大規模生產。“為籌錢,以前不得不求爺爺告奶奶”,劉説,“如今,你只要隨便聊聊,大家都希望項目儘快啓動”。

中國正為掌握芯片主權展開大規模動員。在這個國家的每個角落,投資者、企業家和地方官員都在熱切地發展半導體能力。努力開始獲得回報。儘管中國目前遠不足以成為美國芯片巨頭真正的競爭對手,但本土企業正擴大能力以滿足國內需求,尤其是在智能家電和電動汽車等方面——對芯片要求較低。

特朗普政府把中國對外國芯片的依賴變成攻擊中企的大棒,這讓中方下定決心,絕不能再以這種方式陷入困境。某種程度上,中國希望實現從生產塑料玩具進階到製造光伏板那樣的騰飛。但相關技術研發成本極高,老牌企業花了數十年積累技術。芯片完全自給自足,意味着為世界上某些最複雜的技術重建冗長的供應鏈中的每個環節——這似乎是個瘋狂任務,至少會導致浪費。去年1月至10月,中國本土與芯片相關的公司增加5.8萬家。媒體最近造訪一個停滯項目時發現數十台巨型機器閒置車間。但進展是有的。本土製造商正擴大生產,兩家中企正加緊準備,以將中國置於存儲數據的記憶芯片版圖上。中國已對芯片出台新的税收減免措施。國家支持的基金投資相關初創企業。去年年底的經濟高層會議上,科技自立自強被列為中國經濟發展的“五個根本”之一。     

劉峯峯並不否認受到愛國主義激勵。其公司網站上引用了頌揚毛時代科技項目的用語:傳承“兩彈一星”精神;自力更生,勇於攀登。看到一些芯片初創企業的天價估值時,他也承認非理性悄然進入市場。他説,政府正努力讓地方有關部門為不良投資承擔更多責任。而且,洶湧的資金流至少可説服更多優秀工程師從事芯片工作,而非開發電遊和食品外賣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