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媒 中國已在中美貿易戰中取得主導地位

新媒《海峽時報》1月13日文章,原題:中國是如何贏得特朗普的貿易戰並由美國人買單的。報道如下:

2018年,美國總統特朗普發起對600億美元的中國輸美商品徵收關税,並在推特上發表著名言論稱“打貿易戰是好事,很容易贏”。事實證明,特朗普錯了。

特朗普以新冠肺炎病毒為自己的政策辯護,從多方面看來,中國已經受特朗普的關税攻勢。中國控制疫情後,美國國內對醫療設備和居家辦公設備需求激增,不受關税影響,直接擴大了中國對美國的貿易順差。

世界上兩個最大經濟體之間的貿易緊張關係並非從特朗普執政期間開始,但他通過對科技企業徵收前所未有的關税和制裁,擴大並嚴重加劇兩國的經濟摩擦。特朗普希望施加更嚴厲措施並沒有實行,反而給下任美國總統喬·拜登留下有用的數據。

雪城大學經濟學教授瑪麗•洛夫利(Mary Lovely)表示:“中國太大,對世界經濟十分重要,他不可能任由哪個國家擺佈,這對特朗普政府敲響警鐘。”

特朗普在2016年大選之年誓言將“很快開始扭轉”美國對中國的商品貿易逆差,無視專家的警告不斷加大貿易戰程度。根據中國方面的數據,去年11個月,美國對中國的貿易逆差達到2870億美元。

隨着美國公司轉向從越南等國進口,2019年美國對華貿易逆差確實同比下降,但仍高於2016年的2540億美元逆差。部分原因是,中國政府對約1100億美元的商品徵收報復性關税,減少了其從美國產品的進口,直到2020年年末才開始恢復進口。

根據一年前簽署的第一階段貿易協議的條款,中國承諾在2020年進口價值1720億美元特定類別的美國商品,但截至11月底,只完成該目標的51%。疫情期間能源價格暴跌以及波音公司飛機的問題是其中誘因。

持續的赤字表明,美國企業對中國製造業產能的依賴程度很高,美國疫情的失控再次突顯這一點。中國是唯一一個有能力大規模提高產出的國家,以滿足國外日益加劇的家用和醫療設備等商品需求。

特朗普曾反覆表示,中國在2001年加入世界貿易組織,使其經濟起飛,他認為這是不公平的結果。但事實證明,特朗普與中國的貿易戰期間,中國的出口量又一次擴大,中國的總出口在特朗普上任後每年都出現增長,包括2019年對美出口下降。

2019年,由10個東南亞國家組成的集團取代美國,成為中國第二大貿易伙伴。東南亞經濟體預計未來10年的增長速度將超過發達國家,這種向亞洲轉移的趨勢可能會繼續下去。去年年底簽署的《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RECP)將進一步鞏固這些貿易聯繫。根據該協定,15個區域經濟體將逐步降低對彼此商品的部分關税。

特朗普表示,與中國的貿易戰將鼓勵美國製造商的生產轉移回美國本土。他在2019年的一條推文中“命令”在中國的美企“立即開始尋找中國的替代品”,但幾乎沒有證據表明這種轉變正在發生。

美國榮鼎諮詢公司的數據顯示,美國對華直接投資從2016年的129億美元小幅增長至2019年的133億美元。在9月,接受調查的上海及周邊200多家美國製造商中,逾四分之三表示,它們不打算將生產移出中國。美國企業經常將中國消費市場的快速增長及其強大的製造能力作為在華擴張的理由。上海美國商會會長克爾•吉布斯(Ker Gibbs)表示:“無論特朗普政府將關税提高到多高水平,都很難阻止美國企業在中國投資。”

美國消費者卻因特朗普的貿易戰而買單。特朗普一再聲稱,中國正在為關税買單。但分析這些數據的經濟學家驚訝地發現,在徵收關税後,中國出口商通常不會降低價格以保持商品的競爭力。這意味着美國的關税主要由本國企業和消費者承擔。

美國國家經濟研究局一份報告顯示,2018年,這些關税導致美國消費者每年收入的損失約168億美元。此外,對中國進口商品徵收關税,會減少美國的出口。因為全球化的供應鏈意味着製造業是國家間共享,而美國通過對進口的中國零部件徵收關税,提高了自己產品的成本。

美國國家經濟研究局、美國人口普查局和美聯儲的研究人員對機密公司數據的分析顯示,佔美國出口總額80%的企業,不得不為從中國進口的產品支付更高的價格,導致出口增長放緩。

特朗普在2016年競選時承諾,要通過與中國較量、把工作崗位帶回美國重振“鏽帶”(美國北部蕭條的工業區)。現在卻沒有發生任何改變。2019年,美國製造業就業增長停滯,部分原因是出口下降。根據紐約大學斯特恩商學院經濟學家邁克爾•沃(Michael Waugh)的研究,即使是鋼鐵等行業所在的地區也出現就業下降,這些地區在特朗普的關税措施下得到了明顯的保護,但貿易戰並沒有顯著改變美國製造業的現狀。

中國以自己的速度改變着。特朗普政府聲稱,關税的增加降低中國的影響力,這將迫使他們進行有利於美國企業的改革。特朗普表示:“我喜歡適當加徵關税,它能讓我們的對手按照我們的思路制定政策。”特朗普政府宣稱中國同意簽署第一階段協議是美國最大勝利,是北京方面加強知識產權保護的承諾。但這很可能更符合中國的利益。

紐約福特漢姆大學中國法律專家馬克•科恩(Mark Cohen)表示,儘管中國政府在過去兩年裏為加強知識產權保護做出“巨大的立法改變”,但中國自身尋求加強創新的動機可能是一個比美國壓力更重要的因素。他補充説,該協議沒有“推動中國的結構性改革,使其體系在系統上與世界大多數國家更加兼容”的內容。

2019年,中國企業向美國支付知識產權使用費達到創紀錄的79億美元,高於2016年的66億美元。中國法院對涉及美國企業的知識產權侵權行為處以的罰款也創下歷史新高。根據世界銀行數據,這一增速低於中國向全球支付知識產權費用的增速。這表明,中國向美國支付知識產權費用是總體趨勢的一部分。

從貿易戰到科技戰。現在由下任總統拜登決定是否繼續貿易戰。在最近一次採訪中,拜登説他不會立即取消關税,而是會重新評估第一階段的協議。

與關税相比,不斷升級的技術衝突更讓中國擔憂。美國施加的制裁和出口限制已經威脅到領先科技公司的生存能力,如華為和中芯國際。這是對中國經濟持續增長的一個威脅。

但美國的限制已讓中國下定決心為了國家安全,就安全領域技術自給自足上制定下一個發展目標。

編譯/迪巴拉  2021-01-13